沃克的归乡,富尼耶的加盟,尼克斯闷声的操作,成为了争冠的球队

  

  肯巴-沃克站在了麦迪逊广场花园的球场上,当纽约尼克斯首次向球迷们介绍起他时,他正抬起头看着那降到与眼睛平齐的大屏幕。沃克今年31岁,虽然他在NBA的前十年是在黄蜂和凯尔特人度过的,但纽约永远是他的家。他一直在想着他可能会来这里为尼克斯效力,他也许会在尼克斯入选几次全明星,然后就在这里结束他的职业生涯。

  他与他的家人和朋友谈论过这件事。当他2019年成为自由球员时,他一度接近和尼克斯达成签约,只不过最终还是与凯尔特人签下了四年1.4亿美元的合同。

  但如今,他终于得以微笑着聆听麦迪逊广场花园对他的首次介绍。埃文-富尼耶站在他旁边,平静地看着这一幕。而沃克却笑得停不下来。

  “这种感觉是独一无二的,”他说。“简直就像是浑身在起鸡皮疙瘩。为自己的家乡球队效力的感觉真是难以置信。”

  尼克斯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在休赛期的两名重要新援,顺便也给穿着沃克8号亮白色球衣亮相的说唱歌手Fat Joe开了一个小规模的发布会。正如预计的那样,这对于沃克来说是一次重要的回归,大部分的关注和问题都是关于他的。

  作为一个在布朗克斯区长大、在哈莱姆区的莱斯高中读过书以及曾在麦迪逊广场花园一战成名(康涅狄格大学时期)的人,沃克对这座城市和这座球馆从不吝赞美之词,这并不奇怪。但即使如此,沃克也很难用言语描述这一新的现实状况。当他尝试解释他对终于回家的想法,以及他终于实现了当年与家人和朋友的所有设想时,他垂下眼皮、声音开始变得低沉并摇起头来,只是在想合适的话语、表达来总结这一切。

  “没有这更不真实的感觉了,”沃克说。“我真的无法解释,我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回家的感觉有多棒。”

  今年对于尼克斯来说是波澜壮阔的一年。当他们在一年前聘用汤姆-锡伯杜时,球队才刚开始重建,所有人都认为这次重建过程会是漫长而艰巨的,有时可能还会很痛苦。然而,在锡伯杜执教的第一个赛季里,尼克斯在赛季末就打到了东部第四,并进入了季后赛。

  这是出乎意料和值得注意的,也毫无疑问是上赛季NBA最大的惊喜之一。今年夏天,尼克斯只签约了两名新球员。他们先是以三份多年合同带回了上赛季的三名关键球员(纳伦斯-诺埃尔、亚历克-伯克斯和德里克-罗斯),然后引进了沃克和富尼耶。就在去年夏天,可能还难以预见到球队仅仅在一年内就有如此大的转变。

  但从更长远的角度看,它完全是另一回事。2018年2月1日,我成为The Athletic的尼克斯随队记者。我的第一篇报道是关于克里斯塔普斯-波尔津吉斯的。我本不该在那天晚上或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写,但2月6日他的前十字韧带就撕裂了,我被迫改变了计划。

  实际上,波尔津吉斯的受伤是球队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紧缩开支的开端。2017-18赛季剩下的时间过得很快,人们很容易就忘记了。尼克斯在2018-19赛季依旧摆烂,最终导致了一个令人遗憾的赛季。而球队在2019年自由市场上的操作虽然又双叒失败了,但在当时,大家却又对尼克斯的下个赛季抱有希望。结果就像我的推特好友Alan Sepinwall喜欢说的那样:东部的竞争环境太开放了。

  就在那个时候,或者是在那之后的几个月,尼克斯队在开局仅仅取https://www.qwhtt.top/得4胜20负后解雇了大卫-菲兹代尔,这支球队似乎从未像现在这样缺乏竞争力。这并不是说尼克斯队不是一支有实力的球队:他们只是赢不了球,而如果你长时间保持这种状态,球队离总冠军就会越来越远。

  本周二,球队则似乎离总冠军进了一步。然而夸张的说,一个能赢球的赛季不会是球队的最终结局。尼克斯队去年表现是不错,但也称不上很好。关于他们的未来,他们的基石,以及他们可以和谁一起前进,目前仍然存在许多疑问。但纽约人仍有希望和热情,而这些东西在18个月前还是稀缺品。

  尼克斯在2020-21赛季之后又迎来了一个有趣的休赛期。虽然尼克斯并非在每一笔运作里都是绝对的赢家,但其中几笔还是赚得很明显,并且没有出现尾大不掉的长合同。尽管更大的计划尚未公布,但似乎所有的交易都极具目的性。球队主席里昂-罗斯和总经理斯科特-佩里都出席了新闻发布会,但两人都没有发言。自罗斯于2020年3月上任以来仅有的一次公开发言以来,他们仍然满足于保持低调,正如他们在过去384天里所做的一样。

  他们完成了一笔又一笔可靠的运作,还为未来保留了大量的选秀权。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们不断加大资金的投入,利用可观的经济实力建立了自己的分析部门。一位NBA高管表达了对尼克斯管理层在过去一年里交易的赞美,他说,连续的小胜利最终会为球队带来一场大胜利。在经历了多年的大起大落之后,尼克斯队似乎开始采取渐进式的策略,这种策略可以在足够长的时间后帮助球队积小胜为大胜。

  沃克的签约就是其中的交易之一,其好处极大,但风险却不大。沃克在凯尔特人时每个赛季拿3600万美元的年薪,这使得凯尔特人认为他是负资产,以至于倒贴一个首轮也要将他送到俄克拉荷马城换来艾尔-霍福德;但沃克在尼克斯的第一个赛季只拿870万美元,这可能是一笔很划算的交易。如果沃克足够健康,即便没有达到他以前在黄蜂的水平,他的表现也很大概率会超过他合同的价格。

  现在,沃克需要融https://www.qwhtt.top/入这支以朱利叶斯-兰德尔为中心的球队。他们可以让这两个人与RJ-巴雷特和富尼耶同时上场,或者把其中一个换成德里克-罗斯或伊曼纽尔-奎克利。现在,一支原本缺乏天赋的球队突然有了一些选择的余地。

  所有的交易将导致什么结果还有待观察。随着赛季的进行,关于达米安-利拉德的讨论只会越来越多,除非开拓者突然成为争冠强队(这拨人以前从未达到过这种高度)。尼克斯还需要再打出一个能赢球的赛季,来证明去年的球队表现不是昙花一现,他们正在纽约建立一些可持续的特质,也是能让一位明星球员想要真心加入,而不是为了换队而换队特质。

  这个赛季也有一个潜在的不利因素。沃克在漫长的赛季中可能无法一直保持健康,德里克-罗斯可能也会面临相同的情况。兰德尔的数据可能会有所退步,巴雷特可能也不是一个能把三分命中率一直保持在40%的真正射手。奥比-托平和奎克利可能会显得有些停滞不前——年轻球员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进步太多。昆汀-格莱姆斯和迈尔斯-麦克布莱德在场上可能不会发挥太大作用,而泰-吉布森则基本无法再为前场提供稳定支撑了。最坏的情况也并不罕见:如果尼克斯赢了不少的比赛,但仍然没有进入东部前六,那么附加赛一场淘汰制的比赛一旦失利,可能会让他们感到非常痛苦。

  但是,毫无疑问,在这一刻,尼克斯比一年前的情况要好。现在的问题是他们该往哪个方向发展壮大。

  顺便说一句,Fat Joe承认他或许是除了沃克本人外第一个收到了他的尼克斯主场白色8号订制球衣的人。他坐在了新闻发布会的第一排,然后在台上和沃克、富尼耶挨着坐着。他已经为即将到来的赛季感到兴奋了。

  “只要我们在季后赛赢得一场比赛,你就会看见我们在这里做什么,”他说。“不要让我们赢得系列赛。”

  https://www.qwhtt.top/

  沃克声称他的左膝目前没事。上赛季他只打了43场比赛,而且凯尔特人没有让他打背靠背的比赛。结果他的表现在不适当的时间出现了下滑,他出战的三场季后赛场均得分只有12.7分,命中率只有31.7%。

  “并不严重。并不严重。老实讲,上个赛季没什么大碍。也不是我的膝盖出了问题。我感觉很好。我只是在季后赛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很明显很糟糕。没有人喜欢受伤,尤其是在那个时候。但说实话,我对整个赛季的感觉还是很好的。”

  沃克说,这个夏天的休赛期会给他带来奇迹,而且奇迹已经来了。他说他的膝盖感觉“很好”。他最近几个赛季的休赛期都没有时间休息,尤其是在2020年NBA停摆又复赛的那个夏天,以及他在2019年的男篮世界杯上代表美国队出战的时候。

  他会参加本赛季的背靠背比赛吗?他表示会听从坐在前排的主教练的意见。

  “问锡伯杜吧,”沃克指了指。

  “他会上场的,”锡伯杜笑着说。

  锡伯杜有一种厚脸皮般的幽默感。埃文-富尼耶一和尼克斯签约后,他就开始和他开玩笑了。

  “当我和里昂、锡伯杜、斯科特通电话时,锡伯杜第一句就和我说‘等我拿了银牌,我得马上去纽约,有些事情我们要谈谈。’”富尼耶回忆道。那就是他说一些垃圾话的方式,不幸的是,那最终变成了现实。但我为我们国家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而且我们还有机会争取最高荣誉。三年后法国将举办2024年奥运会,我们拭目以待。我们会看到的。”

  沃克说他在凯尔特人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糟糕的感觉,但是在球员和球队之间,显然不是所有的一切都令人满意。他在之前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到,在即将到来的新赛季,他将充满动力,不仅是为了证明回到家乡之后,他仍然保持着原来的状态,而且还因为他来到了一支相信他的球队。

  显而易见的是,有人会据此推测沃克可能觉得凯尔特人不信任他。于是有人向他提出了这个问题。

  “我真的觉得凯尔特人很信任我,但他们交易了我,”他说,“所以,这件事没能证明我的观点。但我不认为他们不相信我。一点也不相信他们不信任我。”

  但沃克后来又补充了几句。

  “尼克斯是我的家乡球队,他们是相信我的,”他说。“我现在来到了这支球队。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现在都无关紧要了。”

  根据Cleaning The Glass的数据统计,兰德尔上赛季的使用率超过了98%的内线球员。在刚刚经历一个所有进攻都要围绕着兰德尔展开的赛季之后,这两名新援在场上将如何融入本赛季的尼克斯队呢?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沃克说,“我和埃文是两个非常非常无私的人。我们要做的就是让球移动起来,找到正确的出手机会,做好防守,尝试进行一些拦截。我想我们会无缝衔接,很好地融入在一起。我超级容易相处。埃文也是一样。所以一切都会很顺畅。”

  富尼耶则说:“首先,我认为我们需要了解彼此。队友们最擅长什么,他们喜欢什么,他们在球场上的哪个位置是高效的,然后就是轻松地打球。突破分球,只是做出正确的进攻选择,把球移动起来,打合理的篮球。这听起来很简单,但你必须愿意去做才行。”

  值得注意的是,沃克和富尼耶都已经表明他们愿意在新球队担任较小的角色。沃克在夏洛特最后一年的使用率是31.5%,在波士顿与杰森-塔特姆和杰伦-布朗搭档的第一年就下降到27.2%。富尼耶在上赛季中期从奥兰多转会到波士顿后,使用率也从26.2%下降到18%。

  沃克对于无缝衔接新球队和尼克斯下赛季的前景感到非常乐观。

  “我们真的会做得很好,”他说。“我能杀入内线。有望吸引多名防守人,然后把球分出去,相信我的队友能完成进攻。我知道富尼耶将球送入篮筐。毫无疑问的是,他会将传出来的球投中。我们还有一群刚选中的年轻人,他们真的真的很好,我看了夏季联赛的比赛,他们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还有一些上个赛季来过这里的球员。我和埃文计划来这里,带来一些领导力,在他们已经在做的事情上有所补充。”

  最后要表示感谢

  这是一个新闻相对较少的星期二,也是我身为The Athletic的尼克斯随队记者的最后一天。

  我想感谢过去42个月里订阅并阅读我的文章的所有人。很快就会有其他人为我们报道尼克斯队,他们也会很棒,很有才,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读到他(或她)的文章,因为尼克斯队即将开始他们十年来最重要的一个赛季。我很高兴能在今年秋天开始我报道篮球行业的新工作,但我不得不说,这是苦乐参半的一天。从报道尼克斯队的比赛和与一些很棒的人的共事中,我得到了很多乐趣。直到现在,我几乎每天都很享受我的工作。2018年1月,The Athletic聘请我为我们这家刚刚起步的纽约垂直型自媒体报道尼克斯,努力让我们关于这支球队的报道与众不同是非常值得的。

  尼克斯队是我随队报道的第一支NBA球队,这很疯狂,因为我自小在纽约和新泽西长大,知道他们在这片地区的影响力有多么大。让我实话实说:没有什么比报道尼克斯队更能代表你开始了关于NBA的报道生涯了。没有试水的时间,从第一天的工作到最后一天的工作,我都在学习。

  对球迷来说,尼克斯不仅仅是一支篮球队,更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对于记者来说,你不仅仅是在报道一支NBA球队,你还在报道一支一个赛季要打82场比赛的标志性球队。你必须收集并争取每一条信息,而这些信息处于层层保护之中,同时还有一群体育记者同行也在争取。每一个职业球队都像是一座冰山,处于麦迪逊广场花园的尼克斯队尤其如此。冰山往往只能显露一角,剩余部分则被保密协议所覆盖。

  很荣幸能和Steve Popper, Stefan Bondy, Ian Begley, Marc Berman和Chris Iseman一起工作。一开始的客场旅行和在训练设施长时间不合理的等待,已经演变成了对于要开始的线上采访的漫长等待。在我之前就走了的Al Iannazzone和 Yaron Weitzman无疑也深受其害。虽然我不幸地没能像我希望的那样了解知名解说迈克-布林,但他的确是我在媒体界遇到的最好的人之一。同样很酷的是能在MSG遇到名宿沃尔特-弗雷泽,并且有机会和他交谈几次。尼克斯球迷不仅有一个伟大的电视转播团队,而且埃德-科恩主持的电台也很出色。在过去的这个赛季里,我对这两者更加心存感激。

  我要感谢在这里和推特上充满活力的尼克斯球迷社区,他们阅读并分享了我的作品。评论区的评论比我应得的要好得多。我在推特上遇到的就是这些。从Jonathan Macri、尼克斯电影学校到所有在The Strickland和The Knicks Wall工作的人,我很高兴看到粉丝驱动的媒体社区在我报道这支球队的这段时间里发展壮大。这使得围绕尼克斯的媒体生态系统更具竞争性和趣味性。

  而如果不提过去几年我采访过的几十位尼克斯球员、教练和高管,那我就太大意了。他们的耐心值得赞赏。因为我提的问题也并不都是很好的。

  另外还有为我的报道和策划提供助力的同事们,感谢Diamond Leung, Rachel Bowers, Mike Piellucci, Sergio Gonzalez, Chris Strauss, Hannah Withiam和NBA版块的所有编辑。你们才是真正的MVP。

  我还会继续报道NBA,我还会时不时地在尼克斯这边现身,所以我希望你能继续关注我,阅读我关于新球队的文章。但我最想说的是,谢谢你们在我还在这支球队的时候为我做的一切。

Related Posts